当前位置: 主页 > 奇幻科幻 >

心漠追逐梦

时间:2022-11-15 07: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Sense·A--脱出

充斥着五万伏高压电流的闸门又一次在我面前降下,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明天,我将成为越狱史上的最高神话--单人只身逃出政府军最严密的监狱“大漠死角”。

我生长在被称为“邪淫之巢”的黄泉地域,却非常特殊,因为我是那里唯一可以不受大首领驱使的身分超然人物。

人人都说我有一双很可怕的眼睛,可以让直视它的人动弹不得,就是收养我的大首领也这么说。我曾经问过大首领,象他那样冷血无情的人,怎么会突然大发善心,收养我这个被丢在路边的弃婴?我记得很清楚,大首领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转过身背对着我说∶“这永远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当时,你的眼神里充满了令人全身发抖的强大胁迫意味,这是我唯一一次在被人要挟后,选择了妥协┅┅”

在聚集了诸多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通缉犯的黄泉地域,不论多么强悍的人都不敢招惹我,不仅是因为上述的原因,我更多凭的是无人可比的强大实力。

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曾经有个统御五千人的黑帮大佬喝了酒后到我面前来卖狂,被我一拳打断了左胸的四根肋骨,横尸当场。从那之后,我就被列为黄泉地域的第一号恐怖人物。

黄泉地域,四百多年来一直是历届政府最头痛的地方,而在两年前的“黄泉剿灭战”之中,政府军竟以牺牲五百多人的极小代价,轻易扫平了这个“邪淫之巢”,靠的是近十年来奇迹般迅猛发展的科技力。在爆破半径广达七百米的战略导弹所扬起的弹片中,无数强悍的亡命之徒尸骨无存。

此役中,黄泉地域方面,包括大首领在内的四万多人阵亡,幸存的三千多人全部被俘,被押送往地处大漠深处的“帕尔那”监狱服刑。

虚伪的联合政府为了向它的民众展示它的“博大、民主”,在宪法中剔除了“死刑”,对所谓“罪大恶极”的罪犯则判处天文数字年限的有期徒刑。

在“帕尔那”监狱里关押的都是有百年刑期以上的重刑犯,我更因宰了他们包括一名少校在内的二百多个一流战士,被判处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千年监禁。

我在这里“本份”地待了快两年,完全不是因为越狱不成,只是为了掌握那令黄泉地域惨败的神秘科技。监狱的管理人员自以为他们设计的程序无懈可击,“大方”地让犯人使用规定区的电子设备,却不知在我来的第二天晚上,我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轻易地入侵到监狱的主体系统内,而两年来他们还茫然不知。

他们的如此不济,更让我对他们能在近十年内作出如此大的发展表示怀疑。

在汲取那些令我惊叹不已的科技成就的同时,我在一份绝密文档里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原来十年来,政府所有的重大科研成果全来自一个突然崛起的跨国企业--埃达尔帝国科技。

我的后脑上有一个伤疤,是在出生不到十天时留下的。一直以来,我总感觉忘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断的完善自我,以期能达到那隐约闪烁的目标,而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潜入“埃达尔”总部,那里也许有着我最想要的东西。

凭我超凡的身手,要从“帕尔那”安全脱出,至少有几十种方法,例如,侵入中央系统,把所有的大门开启,关掉所有自动防卫系统,在前所未有的大混乱中轻松逃逸。但我却宁愿放弃欣赏这好莱坞大片的机会,用一种更平淡的方式去进行这计划,因为在这个计划中包含了一个美丽的女上校。

近几年来,我已很少玩女人,当然不是因为改邪归正,只是我的品位越来越高,连我自己都没办法控制。要遇到一个让我的审美观点不再压抑我下半身的欲望的猎物,实在是缈茫得很。象这里的女官露西娅般让我兴奋的绝代尤物更是这些年来所遇的唯一一个,若不在离开这里前彻底将她征服,必是我一生中一个不可弥补的遗憾。

催促犯人归“笼”的电子合成音不停地响起来,每次听到它,我都想把那发声器一拳揍扁。并不是因为它发出的噪音让我心烦,恰恰相反,那是一个非常诱人的甜美声音,而我却知道那只是几块磁铁的震动发出的罢了,挑起了我的性欲却又无从发泄,总不能抱着发声器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吧?

而今天我意外地没有出现这感觉,因为在十几分钟后,可爱的露西娅将会代替那可恶的发声器接受我两年来累积下的疯狂冲动。

站在管制走道的边缘,我静静等待着机会。

整个监狱都处在一个巨大的热能探测系统的严密监视下,只要任何一个没有电子证件的可怜生物跑出了它应待的范围,无数个不知躲在哪个角落里的自动化防卫攻击器立即会将它们珍藏以久的弹药毫无保留地倾泄向那个生物泄露出来的红外线处。这就是为什么每隔一两个月,就有一两个烧焦的肉团从废料处理口被丢出去的原因。

一个身着制服的士官向我这边走过来。这里是监狱里唯一有监管人员经过的地方,为了防止犯人挟持警员,若囚犯没有警员的召唤,而擅自接近监管人员的十米之内,监管人员可以视为袭警而立即反击。

这对别的囚犯来说非常有效,但对我却没有半点用处。

那士官走了过来,我感觉到他的视线在我身上搜巡着,我突然抬起头,猛地盯住他的眼睛。果然,象所有我以前所遇的人一样,他刹时间定在那儿,象一只见到毒蛇的青蛙般全身震颤着。在他清醒过来之前,我的拳头早已深深地嵌进了他的肚皮。

我不知道他今后还有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反正现在他是彻底昏过去,象一滩烂泥一样被我拖进狱房,剥下全身的制服、证件和武装。

穿上警服的我觉得特别不自在,象我这种象征着完美男性的体格,除了定制的服装,其他任何人的衣服穿到我身上都会显得衣长裤短。

胸前的对话机里响起一个让人魂为之销的柔美女音∶“中士,请你立即到主控室来┅┅”我一听就认出是宝贝露西娅的声音,想不到如此走运,连编个理由的功夫都省去了。

在摆平了八个原本和我一样幸运的家伙后,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向主控室的方向走去。厚大的金属门缓缓分向两旁,在铺着人工草毯的主控室中央,一个身形如雕塑般完美的女子背对着我坐在巨大的控制台前,仔细地观看着安装在监狱各处的监视仪图像。

听到大门这边的动静,露西娅以一贯清冷的语调说道∶“中士们,你们来晚了。”

随着唯一的大门合上,露西娅缓缓将动人的娇躯转过来,如月色般和谐、柔美的俏丽脸庞再次让我觉得不虚此行。梳理得恰到好处的褐色短发温柔地飘洒在她性感的菱唇边,配合着巧翘的鼻子,显得优雅、清丽。

“你是哪个小队的,怎么随便闯进主控室?”

我一边用目光在她剪裁得象晚礼服一样的高级女将装上搜巡着,一边懒洋洋地说∶“编号EZ-200483雷克斯,年龄不祥,隶属于第一特级囚室。”

露西娅美丽的蓝色瞳孔中骤然现出恐惧的色彩,颤声问道∶“你就是那个在‘黄泉战役’中,赤手空拳打死二百三十一人的恐怖暴徒?!”

没有人在听到我的名子后还能镇定自若,眼前这出色的女上校也不例外。

我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里,冷冷命令道∶“把通向Y-F2极速战机的流道打开。”

露西娅在我凌厉的眼神下不住地颤抖,以柔弱的声音道∶“你┅┅你想用它越狱?不┅┅不可能的┅┅”

不愧是政府军的出色将员,我的记忆中,能在我强大的心灵异力下保持一丝清醒的人实在没有几个。不过,这却正好遂了我的意愿,如果她一下子就投降的话,我下面的一切凌辱计划都会付诸东流,那我会非常扫兴的。

我缓缓地走到她面前,伏下身子,将唇印上她精致的耳轮,轻声道∶“你会同意的。”

我将右手食指穿过她胸前钮扣下的细缝中,轻轻一用力,那粒泛着荧光的扣子就从我的指尖蹦向绿色的天花板。在她急促的喘息中,我如法施为,将她胸前仅剩的防护力量全部扫除。在露西娅的一声尖叫中,我粗暴地将强化合成纤维制成的布料一把撕成两段,空气一下子灌进来,与她隐藏在胸衣下的茁壮双峰亲密地厮磨着。

“不要┅┅过来。”全身无力的露西娅露出绝望的眼神,浅红色的唇瓣间吐出几个微弱的字眼。

“别装了,我的宝贝。”我一下子扯掉了我身上的衣服,露出精壮的上身∶“上次你在这里和一个二等兵偷情,我可是从头一直欣赏到尾喔!你表现得那么抢眼,不去当新时代的Real-AV小姐实在太可惜了。”

“什么┅┅”面对露西娅吃惊的表情,我非常得意,看上去严密得滴水不漏的主控室其实有一个大漏洞,那就是只要你控制了主系统的线路,你就可以在任何一台电脑前翘着腿,通过安装在顶角的摄像机,轻松地欣赏这里发生的一切。

趁着露西娅失神的时刻,我把她从椅子上一把扯下来,抱着她滚到人造的嫩草地上。不等她挣扎,我就将她的长裙一口气拉到她纤细的脚踝,连同那双高跟鞋一起甩掉。

一对晶莹雪亮的修长美腿象雨后春虹般显现出来,在我挑剔的目光扫描下,竟然找不出一丝遐疵。抚摸着浑然天成的流畅曲线,着手处温腻柔软,象一匹永远造不出的极品丝绸。

露西娅这时才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我伏身压在她身上,隔着胸衣舔舐她那对傲人的双峰。火热强大的感觉立即以她的胸部为中心,象波浪一样向她的全身扩散,夹带着无比舒爽的麻 感袭击了她的神经中枢。

我的口水在她棉丝质的胸衣上淡化开,使她欺霜赛雪的胸肌不断透现出来,包括一对矗立在顶端的红玛瑙。

我的舌头灵巧地将贴在她左乳上的胸衣舔开,一口将那只可爱的奶头啜入嘴中,在用舌尖抵舐它的同时,更用牙齿轻轻地咬合着,强烈的刺激令一直紧咬双唇的露西娅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

在用右掌抚拨开她右边胸衣的同时,我的舌尖顺着她起伏有致的腹部,从乳沟垂直向下舔去,越过那诱人的肚脐,来到粉红色的系带式内裤上端。

我将粗壮的手臂将她纤柔的小蛮腰托起来,熟练地把绑在她臀后的蝴蝶结解开,在右手的帮助下,我用牙齿咬住小巧的内裤边缘,一扬首将她最后一块屏障抛到身后。

露西娅合上美眸,脸上充溢对强大快感的沉醉和少得可怜的矛盾抗拒。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女人可以在我高超的挑情手段下支持一分钟,包括眼前这满脸冶荡的女官在内。

我没有马上对她最敏感的部位展开暴风雨般的袭击,而是慢慢直起身子,绷紧满腿的肌肉,将那条窄小的警裤无情地绷裂,露出强壮无比的下身。露西娅迷离的双目盯着我巨大的勃起处,露出极度的惊惧之色。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线是前所未闻的强壮,即使常被人戏称为“加农巨炮”的一个黑帮老大,他的型号充其量也只有我的七成强。

我将那宏伟的男性象征贴近露西娅娇俏的脸蛋,硕大尖端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间倘佯着,比流云还要柔软的触感不断从下身传向我的性欲神经。

露西娅小嘴一喷,面带娇嗔地看了我一眼,在我充满侵略性的淫邪目光下,露西娅伸出一对莹亮唯美的玉手,用她纤长的指头轻轻地在我的巨柱上抚摸着,动作无限柔和轻缓,象在欣赏一件最宝贵的首饰一般。无边的销骨腻柔在我的脑海中荡漾着,继而又加上了一股充满刺激性的温热感觉。

露西娅正费力地将我威风凛凛的巨大尖端含进她小巧的口腔中,一条灵活的丁香小舌熟练地在它表面跳跃、缠绕着。显然,她曾经经常这样为其他的男子服务。我宽大的手掌在她飘动的秀发间穿梭着,留下无穷无尽柔丝一般的感触。

露西娅清丽的俏脸上充斥着情思难尽的万种风情,两朵绚丽夺目情欲火焰悄悄在她的双颊升起,手中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荡。

看着露西娅卖力的将她手中的至宝吞吐着,我脑子里的性欲之火刹那间燃烧到了顶峰,在露西娅红嫩的舌尖顺着球冠旁的沟勒舔过去的时候,我捉住她的纤腰,将她倒翻在一旁的沙发上。

她那对惊心动魄的修长美腿慵懒地架在黑色的沙发扶手上,愈发突显出那惊人的雪亮。而她玲珑浮突的上身则从沙发的坐垫上由上至下地倒垂到柔嫩的草毯上,坚挺的巨形双峰竟不因地心引力而下垂,而是像华山的迎客松一样横伸出,连位于最尖端的两粒粉色乳头都坚强不屈地凸立着,反射着天花板后透出的白色光线,象三棱镜般耀出绚丽多姿的七彩光芒。

我握住她纤细的脚掌,跨在她倒挂着的躯体上,在露西娅惊喜若狂地将她面前的巨棒送入口中的时候,我正仔细地观察起捏在手中的非凡之物来。

有着完美轮廓的小脚并不因时常穿着高跟皮鞋而有丝毫的变形,在五根柔细的脚趾上恰到好处地分布着五片大小不一的晶莹透亮的象牙色贝壳。我一向不太喜欢女子涂指甲油,特别是在脚趾甲上,因为那只会损坏它最完美的本色。若在露西娅这令人惊叹的美丽指甲上抹上一层俗不可耐的人造颜色,那简直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天大罪过。

我一边通过下身的庞然巨物感受着露西娅小口的温柔,一边低首,重重地吻在她柔滑的脚心和脚背上,感受着她美脚上散发出的淡雅清香,我把她粉嫩的脚趾一根根逐次放在口中吸啜着。我清楚地感觉到,我每吸一次,露西娅的娇躯就会剧烈地颤动一下,并将这强烈的快感疯狂地发泄到手口之间,使我沾满她口水的巨棒不住传来暴风骤雨般的强烈快感。

我用双手捏住露西娅的脚踝,跳动的舌头从她稚嫩的脚跟开始,沿着流畅的腿腹表面扫荡下来,并逐渐将她的两条美腿分开。在经历过她大腿皮肤的无比弹性后,我的眼睛终于来到她美丽的神秘花园上空。

一股清澈的甘泉已经顺着她丰满的臀部曲线流了下来,并在她可爱的小肚脐出汇成了一个波光粼粼的小湖,花园中央的两片红嫩的唇瓣微微张开,不停地娇喘着。

我伸出手指,拨开柔顺的黑草丛,并将那两扇挡路的门板大大地撑开来,露出里面更小的一扇门和上端一个精致可爱的小红豆。

欲火狂炽中,我猛地将火烫的双唇向露西娅的小花园印下去。正忙得不可开交的露西娅骤然一阵剧烈的震颤,含着玉柱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一声不可抑制的呜咽,两片小巧的鼻翼飞快地翕动起来。

我无所不能的舌头在露西娅漂亮的花园里翻滚卷动着,象装着探测器的舌尖细心而飞快地在每个角落里擦行而过。花园特产的雨露接连不断地滚到我的舌尖上,再流进我的口腔内。

我特别照顾露西娅的那颗独一无二的珍珠,经常用双唇去挑逗它,甚至用齿面在它上面狠狠地厮磨着。每当这个时候,露西娅的鼻孔中就会传出诱人的呢喃声,而那两瓣小唇后的秘洞里也会加速淌出甜美的溪流。

就在我的玉茎被露西娅舔弄得比任何超合金属都要坚硬的时候,我突然站了起来,放开捉住她纤脚的双手,那对沾满我唾液的晶亮玉腿从空气中摔了下来,在草地上发出一声动人的声响。

露西娅微扬螓首,充满情焰的美丽双眸中透射出浓厚的幽怨色彩,象一个小女孩般嗔道∶“怎么停下来了?”

我露出一个潇洒的笑容道∶“不反抗了么?我的宝贝。”

露西娅可爱的小鼻子一撅,道∶“人家什么东西都被你看光了,还有什么好反抗的?”

“还在演戏啊?我的小淫妇。乖乖地趴到上面去吧!”

露西娅俏丽的脸上浮现出一片柔媚之色,象一只乖巧的棉羊般将上身伏在沙发上,翘起莹亮的雪臀静静等待着。

我缓缓走上前,伸出双手按在她充满弹性的雪臀上,让五指深深地陷进她纯白无瑕的臀肌中∶“小淫妇,我要来了喔!”

露西娅感觉到双腿间那根巨大的火棒,娇媚地“嗯”了一声。

在深吸一口气后,我猛地将身体向前冲去,硕大的龟头象一颗炮弹一样挤进露西娅无比窄小的甬道中,那强大无比的紧缩感令我兴奋地大吼了一声。与此同时,露西娅也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吟,其中夹杂着无限的满足。

我用力握住露西娅的双腿,几乎是硬逼着将巨棒剩下的部份向露西娅的身体里塞去。在经过一番艰难险阻后,巨柱的三分之二终于插进了露西娅的羊肠小道中,巨柱的头部已经巾到紧缩的子宫颈,是再也不能强行通过了。

我将双手伸到露西娅的娇躯下,用力地握住那两个结实的圆球,在露西娅娇媚的呻吟声中,我突然开动马达,以巨大的幅度飞快地作起活塞运动来,一分钟超过两百次的速度令我们身体间的巾撞声连成一曲宏阔激昂的交响乐。

露西娅兴奋地将她玉葱般的指头塞进嘴里,以减低口中娇呼声的音量。露西娅疯狂地向后耸着臀部迎合着,她的阴道就象一束紧缩的牛筋绳一般,不断地将我的生命体缠紧,那疯狂流出的泉水就象一种最神气的润滑剂,将剧烈摩擦而冒出的火花完全淹没,摩擦产生的高温,令快感像插在炼钢炉中的温度计一般不断飙升。

不到五分钟,露西娅就不能抑止地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娇吟,高潮产生的翻天巨浪般的快感让她差点就昏厥过去。她的腰部拼命地向后抬起,两颗发亮的奶头剧烈地上下颤抖着,从眉心到脚尖均绷得笔直,鼻孔中只剩下了一涌而入的倒气。正当巨潮离她而去,精疲力竭的露西娅刚要倒下的时候,另一个更强烈的高潮又向她袭来,令她不能自已地再次将一头粘湿的发丝抛向脑后。

我是一个耐久性极强的人,在露西娅兴奋地死去活来的时候,我下身撞击的速度不断加快,在我感到快要爆炸的时候,露西娅已经在高潮的极限上狂奔了一个多小时了。那是一种她以前做梦也没有想象过的感受,就象比以前做爱的瞬间高潮强烈上百倍,又无限期地在神经中延续下去的感觉。

我飞快地将巨柱从露西娅的秘道里拔了出来,并将露西娅的娇躯扭过来。刚从极度的快感袭击中稍微清醒过来的露西娅柔弱地跪在我身前,用双手捧着那对坚挺的乳房,闭着眼睛,将俏脸仰起,一脸期待的正对着我那达到极限的巨物。

在露西娅美丽的睫毛不住颤抖下,一道汹涌澎湃的巨流猛地从我的枪眼中喷射而出,连同后来的十几道,一起冲洒在露西娅清丽的脸庞和被她高高托起的双峰上,几道洪流顺着她深深的乳沟向她的下身冲刷下去。

露西娅睁开美丽的双眸,一边微笑地看着我,一边淫荡地用纤纤玉指将仍在她脸上流淌的白色液体撩起,放在小嘴中有滋有味地啜着,这个绝代尤物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冶荡风情终于彻底地被我发掘出来了。

几分钟后,露西娅疲惫的娇体斜倚在控制台旁,纤美的玉指在一个输入器上有节奏的跳动着。其实,我早就知道开启信道的密码了,只是看着光着身子的露西娅乖巧地替我按动,能令我生出强大的征服感罢了。

面前信道的闸门正在缓缓地降下来,一直在信道外默默看着我的露西娅突然放声大哭,泣道∶“你真的要走了么┅┅”

我露出惯有的微笑,道∶“我们的心灵若是有缘,就还会相见的。”

在露西娅的低泣声中,闸门终于合上了,我转过身默默向它另一端走去。我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上校以后很难再得到性满足了,拥有象我一样体格的男子,在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政府军最先进的Y-F2型极速战机,在广阔的蓝天上毫无声响地迅速冲刺着,坐在驾驶位上的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震撼天地的长啸。我丝毫不担心会被像无头苍蝇般乱窜的政府军搜捕到,因为,我正要去“投奔”的“埃达尔帝国科技”

的总部职员拥有不受任何机构排察的无上特权。

(TO BE CONTINUED)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