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幻科幻 >

卫与白系列之蓝血人

时间:2022-11-14 07: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蓝血人(一)小郭的秘密

我悠闲地靠在东方快车的座椅上翻弄着报纸,耳边隐约的传过因列车飞驰而产生的风响。车厢中一共也就二十人左右,都自顾地忙着些什么。

列车有规律的晃动使我有些疲累,我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车厢中稀疏的人声突然静了下来,马上就又传出惊慌的喊叫。我睁开眼向四周看去,周围全是些徨恐的表情,有人正用手指着车厢的前方,我听不懂他们用的是什么语言,只好顺着方向看去,在前面有个提示站位的液晶屏正闪动着红色的光芒,而上面的语言也看不懂。

“不可能!下站天堂!”终于有人用英语喊出了声。

我吃了一惊,明明刚进入法国境内,车窗外一片荒芜的景像,我用力拉开它向前方望去,不远处白朦朦的象有团雾,而列车正是向这方向驶去。更让我吃惊地是,等我把头伸回来,车厢中就只剩下我一人,刚才那些惊慌的人们都已不知去向。我楞了楞,开始感到有些恐怖的味道。

那液晶屏上依旧闪动着红色的字样,不能再等了,我爬出车窗没犹豫地纵身而下,翻滚了几下后我站起身来,看看那列车已驶入了白雾中。我迈开腿向反方向跑去,逐渐跑入了黑暗中,体力的消耗让我的精神开始恍惚起来。

恍惚中有个声音在叫我∶“小郭!你快过来!”那声音好熟,我努力地睁开眼,前方却有一处光亮,光亮中似乎是处什么所在。

我摸索着走入这光亮中,那里只有张床,上面躺卧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她乌黑的长发随意地飘洒在胸前,映衬出自己雪亮的肌肤。

“来呀!我知道你需要什么?”她柔嫩的手臂轻扬,我呆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看,这不是你一直想看的吗?”她修长的双腿慢慢向两边分开,随着动作的延续,那不太茂盛的阴毛下鲜艳的颜色逐渐显露了出来,粉红的两片肉唇竟还是那么完美的紧合在一起,她细长的手指滑过小腹,按在自己的阴部上轻揉了两下,然后向外分开,里面的结构好象有亮光闪过∶“来呀!”

我盯着她的脸看,却看不清楚,但眼前的诱惑使我性急地一步就登上了床,但不想脚下一滑,“砰”地我就摔了下去,倒下的时候我看清了她的脸,那女人竟然是白素!这一惊吓得我一下就站了起来,原来是场怪梦。我揉了揉眼睛,床前赫然还是那幅我和太太的合影。

早上我在计算机档案中寻找着,里面有千馀张有钱人家的太太靓影,当然更多的是她们无意间暴露出的裙下春光。我不时地吞着口水,手却套揉着在睡梦就涨痛的肉棒。也许我有很多怪僻,但都是因为那件事,那事情是我心中的秘密。

那是在我刚结婚后不久的时候,侦探所的业务好得一塌胡涂,我深信太太不单止是漂亮,而且还很旺夫。几天后,我接到通电话,听声音是个年龄不小的男人,他要我查一件事情,具体情况到他的写字楼去谈,要求我不能暴露身分,最后他说姓陈。

正好下午我没什么别的安排,就跑去见他,那是处高档写字楼,似乎整个楼都是一家公司,因为进门处只有一个接待台,原来陈先生就是这公司的董事长。

他有大概六十岁左右,穿着很朴素,完全不象个董事长的样子。

“你就是郭先生?久仰大名了,真是没想到你人还这么年轻。”我笑着客套了几句。

等秘书将茶水送来后,他笑了笑向门的位置望望,说∶“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想劳烦你帮我查一下,其实我也打听过了,大家都说你郭先生是最棒的!”

我笑笑,毕竟被人恭维总是令人开心的∶“陈董你不用客气,你就叫我小郭吧!”

他点点头,表情突地严肃了起来,声音也压低了些∶“最近我太太的行为有些怪,我怀疑她┅┅”看见我关注地听,他继续道∶“她平时就偶而去逛个街,一般都不是很爱出门,但最近经常出去,而且有时要很晚才回来,又把司机给辞掉,每次都是自己驾车离开。我问过她,她说要散心,看看电影什么的,但我总觉得┅┅”他又停了停,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后接着道∶“我也明白她在家里很闷,我又很忙没什么时间陪她,她光是出去散散心,我倒也能理解,但我查过她的帐户,在最近一个月内她已经提出一千四百万,我是怎么也想不通她干什么用了,所以我想拜托郭先生,对了!小郭你来帮我查!”

我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他还是比较关心钱。稍微想想后,我对他道∶“我需要一张陈太太的照片。”他很快地就从抽屉中拿出个信封递给我∶“我已经准备好了,这里面还有张支票,是五十万!那一切就拜托你了!”

回到公司,我打开信封,里面不止有支票和照片,还有张纸,上面记录着他家的地址等等,包括他太太的车牌号,一些详细资料,大概记了下后才翻起那照片,怪不得他那么紧张。照片中的女子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很时髦地盘起来,长圆的脸庞上五官匀称,简直就是标准的美人,虽然就只是上半身的照片,也能令人想像出两人是多么不协调。我笑起来,脑中想起句又赔夫人又赔财的话。

两天之后的另一项业务却让我不得不重视这件我认为不太复杂的事情。那天我刚进公司就接到电话,听声音那就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士,语调很好听∶“郭先生吗?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个人。”

我不是很喜欢在电话里说事情,忙接道∶“能不能请你过来面谈一下?”

她似乎楞了一下后,道∶“有这个必要吗?我会把资料和支票寄给你,你看行吗?”

我有点好奇,就答应了她∶“那好吧!能现在和我大概说一下吗?”

那边又停了一会儿才说话∶“那请郭先生你不要笑话我!是这样的,我老公很忙平时很少回家,我一个人挺无聊,有天上街时认识了个男人,我们聊得很开心,他懂得也真多。后来我就请他来了我家,后来就┅┅你明白吗?”

我楞了一下道∶“还是请你尽量讲清楚一些,我会保密的。”

“就是┅┅后来我们就上床了。我以为终于遇见了我希望中的男人,却没想到他是个┅┅骗子,”话音停了下来,我听到那边传来哭泣声,等了好一会后,她才继续道∶“开始我并不知道,还很高兴地经常和他见面,有一天他说要带我远走高飞,需要在国外先办个投资的项目,我相信了他,把自己的钱又加上老公的一些共有五百万都交给了他,但没过几天,我就怎么也找不到他了!郭先生,你能帮我吗?”

听着带哭音的请求,我答应了下来。

当天下午我就收到了有关的资料,那里面有张照片,上面模糊地显示着一个男人的背影,他的头发不长,着深色西装,从体态上来说,这人既不高大也不健硕。我猛然想起陈太太的事情,难道这两件事会是同一个人所为吗?看来需要从陈太太身上开始了。

第二天,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很早就到达了陈家,隔着铁栅栏门就可以看到那部属于陈太太的平治,她还没有离开。我静坐在车里注视着,不久后我看到陈董出来上车走了,看来就要开戏了,这时正好是九点整。

五分钟后,陈太太出现在我的视线内,她的穿着很简单,只是一套深色的套裙,但却相当的合身;身材凹凸有致,肉色的玻璃丝袜紧裹住一双修长的美腿。

等她进到车里后,我也发动了车子,跟着她一前一后驶了出去。

平治直驶到百货公司附近才停下,我小心地停在它前面十几米处,用倒后镜盯着看,只见陈太太走入百货公司。也许要等一会了,我下了车向平治走去,在接近它的瞬间,我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将一个袖珍的追踪器放在车的底板上,这下就不怕它丢了。我悠闲地上了自己的车,摸出罐饮料喝了起来。

十点过五分,陈太太从百货公司的大门走了出来,只不过她的身边还有个男人,两人正谈着什么。那男人中等身材,着黑色西装,头发不长,我慌忙找出黄太太寄给我的照片,对比之后我确定那肯定是同一个人,真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他。

平治越驶越荒凉,我只好放慢的跟踪的速度,接收器显示着他们的路线,我慢慢地跟着。

十一点十分,对方停了下来,我小心地找到了那辆平治,它正停在一处海滨渡假屋的前面,看到旁边还有几部车,我放心地停了下来,拿好要用的工具后我也走了进去。服务生笑着招呼我,我摸出张千元的钞票递给他,他惊了一下,我笑着对他道∶“刚才那一男一女住哪个房间?”

“是201。先生你┅┅”

“帮我开隔壁的房间好吗?”

“当然!这是202的钥匙。”

我笑着向他点了点头,径自进了房间。分割两个房间的墙壁相当隔音,看来开着渡假屋的人也是挺有心机。我小心地贴着墙壁装上几样设备,都连接好后将接线连通到房间内的电视机上。

“啪”电源开启后,首先是一曲优美的音乐声传来,接着画面中慢慢显示出有些受干扰的图像。陈太太正站在床前走动着,那男人则躺在床上盯着她看。

“小开,你爱我吗?”陈太太终于说话了。那男人叫小开?怪怪的!我注视着画面。

“当然爱你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小开柔声道,眼神都一下子变得好温柔。用这种眼神骗女人还真是厉害,我轻叹了口气。

陈太太坐了下来,因为是背靠着墙,所以我这边也看不清楚,只看见小开的眼睛紧盯着陈太太,一阵强烈的干扰使画面变得一团雪花。

“你看到了吗?告诉我,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你的阴户,真是漂亮极了,一根毛都没有真厉害!”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你上次说不让我穿内裤,今天我就真的没穿!”

“再分大些,我的宝贝!瞧,多漂亮的阴唇,它张开了,那鲜嫩的颜色真让我受不了!”

我明白了,刚才一定是陈太太让他看自己的下身。想着她动人的身材,我不觉有些头昏。

“到床上来,别脱衣服,你知道我就喜欢这样。你也想了吧?瞧你那浪劲又来了,家里的老鬼不行吧?”

“哦!”陈太太一声惊叫,接着又是一声闷哼,再下来就是些“啪!啪!”

的肉体碰撞声和陈太太发狂的浪叫∶“喔┅┅喔┅┅喔!你的家伙好大,都顶到我的┅┅喔┅┅喔┅┅再快点!喔┅┅喔┅┅喔!”

“快说喜欢我从后面干你!”

“喔┅┅喔┅┅好喜欢你从后面┅┅喔┅┅喔┅┅干我┅┅好刺激喔┅┅喔┅┅哦!我┅┅我要不┅┅行了!哦┅┅”

我焦躁起来,画面是依旧是团雪花,可是淫声浪语却不住地传入我的耳中。

我飞快地将电源关闭掉,室内一片安静,我大声的喘着气,空气仿佛都变得干燥起来,我踱到冰箱旁,从里面找出罐饮料大口地吞咽起来。

(未完、待续)

------分隔线----------------------------